宠物猫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宠物酒店 > 文章列表

长篇两晋历史小说《乱世英豪》

更新时间:2019-06-10

长篇两晋历史小说《乱世英豪》

  第五十五章暂时栖身  “现在看来跟宫里的人确实有关,而且这人说不定就是皇后!”  “啊,皇后!?”  “是的,我曾经听洛阳民间盛传少年失踪案的幕后黑手就是皇后!看来传言是真的,要不然司隶府也不会无故撤案的。

”  “大哥,那怎么办?”  “为今之计只有寄希望太子了,只要他执掌朝政,就能把皇后废为庶人,那样她就不能再为恶了。

”  “所以我们要更拼命保太子,扶他上位。

”  “是的,此外再无别的办法。

”’  两人说得没错,要掳走羊献容的就是宫里的人,正是贾南风派出的阮笙和韩箫。   原来少年失踪案的幕后黑手真的就是皇后贾南风!  贾南风由于每天面对一个傻里傻气的皇上,自觉万种风情无人能解,所以在南宫大肆招揽情人,太医令程据、左积弩将军孟观等人成了她的榻上常客,可她慢慢变得欲壑难填,后来她又让阮笙韩箫两人去民间采集年轻貌美的少年,供她排遣漫漫长夜。   阮笙韩箫一般都是白天到街上观风,看上哪个男子,再找机会下手,用对付羊献容那样的方式骗进宫里。

  这种事情始于三年之前,所以三年之中每年都会发生几起少年失踪的案子,而且无一例外地一番兴致过后,就杀人灭口抛尸郊外。   案子出了之后,洛阳县衙开始查办,但不久就在鲁国公贾谧的授意将案子转到了司隶府,接着又销了案子,并且不再派人过问此案,当然这一切都是贾南风让贾谧这么干的,难怪祖逖刚遇上这案子时司隶府何成不让查办。   阮笙韩箫回到南宫芙蓉殿,向贾南风复命。

  “什么?失手了!你们怎么办事的,这都多久没有给哀家弄新货来了,今天白天你们给哀家夸下海口,说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少年,晚上就能给我弄进宫来,还说保证哀家看一眼就腿软,弄得哀家内心奇痒,现在又告诉我他被人救走了,这不是成心气我吗!真是白养你们了!哼!”贾南风生气地训斥道。   阮笙委屈地说道:“娘娘,奴婢办事不力,但那两个救他的人武功确实高强,我们根本打不过,又怕被他缠住坏了娘娘的大事,所以不敢恋战。

”  “武功高强?是什么人?他们没有表露身份?”  “娘娘,就是司隶府的捕头祖逖和刘琨,上次抛尸的时候祖逖就跟我们交过手了。 ”  “祖逖刘琨?哀家知道了,就是太子的帮手,那个祖逖很是大胆,曾经顶撞过谧儿,好啊,祖逖刘琨,你们不但帮太子对付我,还坏我的好事,哼哼,这口气我早晚会出的!”  两人看着生气的贾南风,大气也不敢出。   贾南风道:“把小桂小成找来。

”  刘基刘振来到,贾南风交待道:“小桂子小成子,你们马上出宫到潘府一趟,把潘侍郎找来,就说这会儿哀家文思泉涌,诗意溢而欲泻,要与他对诗,让他速来宫中!”  “是是是是是,奴才现在就去办。 ”刘基唯唯诺诺道。

  两日后祖逖刘琨来济堂看羊献容,金牧晨在前堂,上前说道:“她们在后院,请。 ”  院里阳光铺地,羊献容坐在虅椅上,手握竹笛,双手交错缓缓抬起横陈唇边。   朱唇微启,笛声悠悠响起。   刘琨微闭双目,但听笛声低唱浅回,音调清秀通透,柔美动人。 脑中顿时浮现出小河流水,绿柳拂波,小鸟啁啾,一叶小舟泛于粼光之上,舟上一名少女执伞亭亭伫立,遥望远方,笛声最后却又一唱两叹,似有惆怅之意。

  一曲吹完,两人进得院来。   刘琨拍掌道:“羊姑娘雅心兰致,笛声动人,在下但见水波横流,泛舟悠游,真是难得一闻的好曲。 只是曲子最后欲说还休,,有美景当前,无人同游之憾啊。 ”  羊献容见有人来,将竹笛收起,起身答礼。

  羊献容换上了一袭白装,跟前日自是不同。

  但见她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,腰如束素,齿如含贝,肩如削成,衣袂飘飘,似天外飞仙,两人看得呆了。

  “刘大哥你来了,刚才凡音俗笛难登大雅之堂。

只是家乡泰山南城有一条河流过,名叫汶水。

离家多日想起家乡风貌有如近在眼前,是以笛中似有流水潺潺,刘大哥看来是精通音律之人,所以能听出我的曲中之意,至于有何感叹,当然是感叹有家难回了。 ”  刘琨精通音律,听出她感叹的并不是有家难回,而是此情无所寄托,但又怎么点破她呢。   羊献容又道:“多谢两位大哥昨晚仗义相救,不然我恐怕遭遇不测了。

”羊献容举止端庄,眼涵秋水,吐气如兰。

  祖逖推了推刘琨,刘琨缓过神来,道:“举手之劳,羊小姐不必挂在心上。

”  刘琨道:“羊姑娘为何不在房中休息,不要受了风寒。 ”  羊献容道:“没有大碍了,昨晚金大姐又给我熬了汤药,服下后一觉睡到天亮,今天感觉神清气爽,就到院中坐坐。   “大家房里坐吧”,这时金紫燕出来说道。   进得房里,刘琨道:“姑娘昨晚说是泰山南城人,并且逃婚出来,是怎么回事。

”  “我爹是泰山太守,为了门当户对给我找了一个富家子弟婚配,那个人不学无术吃喝嫖赌,我怎么会嫁他。

”  “我求我爹退了这门亲事,我爹怕丢脸,又说我嫁过去有享不完的福,就是不答应退婚。 其实他哪知道做女儿的心思,我又求我娘,我娘也作不了主,只是唉声叹气,让我认命。 ”  “我不甘心,我不会认命,如果让我嫁他,我宁愿去死。

我的贴身侍女小芸见我天天以泪洗面,心里不忍,给我出个主意女扮男装逃出家里。

”  “我们两人一路从南城急急地往南跑,起初也不知道去哪里,只想离家越远越好,让他们永远找不到我们,心里这样想着,一路风餐露宿,来到了京城,刚刚住下,我出去买东西就遇到了那晚的事。

”  刘琨试探问道:“不知道羊姑娘以后有何打算京城有没有亲戚?”  羊献容道:“京城有一个亲戚,是我外公的族亲,名叫孙秀,在赵王府做事,我没有见过,我们绝不能去投他,我怕他会把们送回南城家里的。 至于往后怎么办,我们也不知道,不过我们不会总在这里麻烦金大姐和你们的。

”  说完又对小芸说道:“小芸,收拾东西,我们一会还是去客栈吧。 ”  刘琨急着说道:“那怎么行,扮男装尚且危险,你们住客栈我不会放心的。 ”  祖逖也在一旁直搓手:“是啊是啊。 ”  金紫燕上前道:“羊姑娘不要走,你的身体现在出去会感染风寒,再说你们人生地不熟,万一再有个闪失怎么办?我看你们不如暂时住在我们家,在后院洒扫院子,做做饭,还能帮我们研研药什么的,我爹就我一个女儿,你们还能和我做做伴,这多好的事。

”刘琨和祖逖也随声附和道真是两全其美的事.  羊献容一听,知道人家好心收留,赶紧给众人施礼,”谢过金大姐,谢过两位大哥。 ”眼里闪着泪花,小芸也在一旁直说遇到了这么多好人。

  金紫燕说道:“你们就安心的住下吧,等事情圆满解决了再走不迟。 ”  自此羊献容就在济善堂住了下来,每日里两人做做饭,打扫院子,研研药,还学到了不少医学知识,竟也忙得不亦乐乎,忘记了烦心事,大小姐出身的羊献容现在明白有事做还是件快乐的事。   刘琨祖逖两人隔三差五来济善堂,金紫燕更是经常留两兄弟用饭,渐渐地济善堂成了两兄弟的常来之所,包括金牧晨在内几个人俨如一家人一样了。

  而羊献容对刘琨的爱慕之情日渐加深,刘琨对她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
  祖逖和金紫燕虽然早就彼此属意,但也只差一句简单的表白。   这天中午,祖逖回家路过济善堂,见里面只有一个伙计,来到后院,羊献容告诉他们难民那边有情况发生!金紫燕已经赶了过去!。

  • +宠物猫开户
  • +最新公告
  • +宠物猫IOS
    • ●临时公告
    • ●宠物猫IOS
    • ●公司治理
    • ●回报投资者
  • +高管人员
  • +组织机构
  • +宠物猫下载
  • +企业风貌
  • +宠物猫注册
  • +宠物猫开户
  • +联系我们